註冊

我和我的小瑪吉

妳的敵人從來都不是星巴克 / English
「發會員卡?」她訝異的問,瞪大了眼。
「對!發會員卡!」
「這招好使嗎?會員卡現在滿街商家都在發,張三李四王二麻子每個人皮夾裏鼓鼓的都是好幾張花花綠綠各家商店的塑膠卡片…還更多的是直接丟在抽屜裡,根本是連帶都不想帶出門,咱們現在還來湊熱鬧發會員卡…這管用嗎?」
「如果是一般的會員卡,你說的那種花花綠綠的塑膠卡片,那用處真不大…但是這個不一樣…」他好整以暇地拿起手機,指尖滑過,螢幕亮起,只一點,一個二維碼圖案出現在眼前。
又一點,畫面閃動。 她盯著手機螢幕,那是一個動畫圖案,森林裏像是住著幾個可愛的小蘑菇。不禁好奇地問:「幸福小瑪吉?這是什麼鬼?」
「小瑪吉不是鬼,是精靈…」
「精靈?」
「沒錯,正是精靈…一個喜歡幫助人們實現夢想的精靈…」
「幫人實現夢想的精靈?」她悶了,伸手接過他手上的手機,點了點,愈看愈奇,手機裡這玩意兒看起來就是一支具備許多社群功能的APP。
又看到一段字,她隨口讀出來:「不要害怕你的夢太過微小,每一個夢想都有被實現的價值;不要害怕你的夢太过巨大,因为幸福小玛吉的梦想远比你想像中的更加远大…」
「很特別吧!」他笑笑說:「妳想想,這個世界上有甚麼事情比幫助別人實現夢想還來得更有意思?」
她惱了:「你可以再扯一點沒關係,這不就一支APP嗎?還精靈咧?你如果不想幫忙就算了,別盡忽悠我!」
「我沒忽悠你,這小瑪吉就是可以讓你這店生意起死回生的法寶…」他看著她臉上兩道眉毛一高一低,竟像是家鄉冬日裡晾在屋簷下的臘腸。他憋氣忍住不讓自己笑出來,說:「沒錯!它就是一支APP,每一個帳號就是一張虛擬會員卡,妳可以將它發給我們常來的客戶,然後可以開始建立起這家店的會員系統。」
「虚拟会员卡?会员系统?我们就一个小店,咖啡、松饼、可颂、三明治…小打小闹的,需要建立什么会员系统?」
「是嗎?咖啡三明治只是小打小鬧嗎?妳的對手可不是這樣想的…」他從她的肩上望向窗外對街的那間國際連鎖知名咖啡店,綠底白字的英文招牌在暮靄中已經亮起,正魅惑著熙來攘往的行人。她知道他在看什麼,甚至不須要順著他的眼光回頭確認。
「妳知道妳的對手是誰嗎?」他挑釁地問。
「我從來不將它當成是對手,『紫月』開張的時候,他們創辦人還在包尿片哩…」
「对!然后呢?」他打断她的话:「现在这个已经不包尿片的创办人远在太平洋的对岸,创造了一家市值超过千亿美金的咖啡王国,然后抢走了妳这家祖传了三代的咖啡店的大部分客人,逼得妳都快经营不下去了,而这…」他指了指对街,说;「更可笑的是…只是他在全世界共有两万一千家分店中的其中一家,如果你有兴趣知道的话。我估计它现在店里起码坐着超过三十位客人,正喝着其实只是还好的拿铁,柜台前还有超过五位客人等着点餐结帐。说实在话,我认为是他萧兹先生不需要也根本不必在意妳是不是他的对手,而不是妳将不将他当成对手…」
他一口氣說完,定住不動地看著她雙手叉腰,杏眼圓睜,銳利的目光似一把把利刃般迎面射來。
「那…你為什麼還要走進來?」
「問得好!我如果不是受人之託,還真不會走進來哩!」
「受人之託?受誰之託?」
「受…一個朋友…之託…」
「朋友?什麼朋友?他是誰?」
「我…不方便…說…他…不讓我說…」
「不方便說?那他怎麼託你的?你又有什麼了不起?為什麼他要託你?」她從頭到腳來回將他掃描了兩次,果然接著說;「看起來就像是個流浪漢,沒點本事的樣子,他為什麼要託你…喂!你不會是詐騙集團的吧!」
「詐騙集團?阿姊!你愈說愈離譜了!剛剛貌似是你先提出要我幫忙想想法子,我們才聊起來的不是嗎?」
「誰是你阿姊,本姑娘年當芳華…」她吼了一聲,邊轉了轉眼珠子,倒轉回想了幾分鐘前的記憶,好像確實如此…約莫三十分鐘前,她跟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接著聊起生意不好做,要他幫忙出出點子…
他沒理會她的抗議,繼續說:「妳的敵人從來都不是星巴克…」
她笑笑:「剛說了,我也從來都不覺得它是。」
「那好!看來妳早知道問題出在哪了…我算是沒事多跑這一趟…」
「哼!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話才出口,她就後悔了。
空氣凝結,時間定格。
他喝乾了杯裏殘餘的冷咖啡,擱了兩張紙鈔在桌上。起身,拿起身旁木椅上的手提包,臨行躊躇,說:「我話說太快了,妳別介意…」,又環顧四周,嘆了口氣;「多好的一家店…」然後將帽子按在頭上,轉身要走。
開店別學鼎泰豐